聊斋志异钱卜巫

夏商,河间府人。

其父夏东陵,早年间是当地富豪,奢侈无度。每次吃包子时,都要把包子上的角撕下来丢掉,扔得满地狼藉。再加上他长得身形肥胖,当地人戏称其为“丢角太尉”。

到他晚年时,家境一落千丈,连起码的一日三餐都难以维持,两只胳膊瘦的跟柴火棍似的,皮都耷拉着,人们便又给他起个外号叫做“募庄僧”(因他两臂皮肉下垂如布袋,跟胸前挂着布袋,沿村化斋的僧人一样)。

临死前,他对儿子夏商说:“我平生肆意挥霍,暴殄天物,以致冒犯上天,神仙怪罪,所以落得个冻饿而死的下场。你当珍惜福报,身体力行,以弥补我犯下的罪过。”

夏商谨遵父亲临终遗言,为人诚实忠厚,不思歪门邪道,勤劳耕种,自给自足。乡人都很敬重他。

村里有个富翁,可怜他家境贫寒,就借给他一些本钱,让他学着做买卖。可惜夏商不善经营,亏得血本无归。自觉非常惭愧,又无力偿还人家的本钱,就跑去请求富翁,希望能在他家做个佣人来抵债。富翁没同意。

夏商于心不安,就把自己的田地房屋都给卖了,拿钱去还给富翁。富翁问明缘由后,更加敬重他的为人,不仅替他赎回家业,还又借给他一大笔钱,让他去经商。

夏商连忙推辞说:“我连十多两银子都还不起,怎敢再欠下这些来世当驴做马都还不清的债呢?”富翁劝他宽心,又找了几个商人跟他结伴同行。数月之后,夏商返乡回来,这次也仅仅是没有亏本。富翁也不要他的利息,让他继续外出磨练。

一年后,夏商在外地购置了满满一车货物,返来时在江上遭遇飓风,船差点翻了,货物损失了一半。回家后,清点剩下的货物,算下来只够偿还本钱。

夏商就此灰心丧气,对同行的商人说:“此乃上天要让你贫穷,谁也救不了!都怪我连累了各位!”然后查阅账簿,把钱付清后,抽身退出,再不干这行当了。富翁再三劝他继续经商,他死活不干,回到家中老老实实种地去了。只是有时会感叹说:“人活在世上,都有几年享福的日子,为何我却落魄到如此地步?”